展会策划之超维震撼亮相2014深圳礼品展

打造友善生育职场 国民党智库在妇女节偕女立委提两项修法 - 政治 - 中时

时间:2021-12-13 01:16

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开记者会,要求打造友善生育职场。左起为陈宜民、陈玉珍、简荣宗、吴怡玎与王如玄。(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提供)

我国生育率持续下降,去年甚至人口负成长,民进党政府一再调高育儿津贴、托育补助,国民党智库“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”认为未对症下药,须同时打造友善生育职场,趁今天妇女节开记者会,宣布与立委合作,提出“将育婴留职停薪由六成薪增加至七成五”与“怀孕特别扣除额”两项修法,呼吁当局育婴留职停薪津贴应合并育儿津贴,嘉惠年轻夫妻,并运用弹性工时与远距上班,打造更适宜女性孕育、教育下一代的环境。

记者会由国民党智库召集人简荣宗、陈宜民召集人主持,立委陈玉珍、吴怡玎出席,雍展社会社会福利慈善金会董事长王如玄特地到场声援。

智库指出,2020年是台湾“生死交关”的一年,出生数较死亡数少了近8千人,首度出现“人口负成长”,显示当局近年推动的少子化对策力有未逮。生育率低迷,越来越多人选择不婚、不生,耙梳背后结构性因素,可发现晚婚与低薪才是问题所在。

智库说,台湾女性劳动参与率虽未必高于邻国,但育龄妇女25至34岁间者的劳参率却高达85%以上,甚至高于欧美雪铁龙国家,因此欲提高生育率,势必先加强营造友善生育职场。

智库指出,蔡总统说她执政期间是台湾近期经济最好的日子,但为何出生数几乎呈直线下坠趋势?蔡政府也清楚此问题,所以2018年7月26日端出“史上第一次幼托政策”,内容包括扩大公共化教保服务量、建置准公共化机制、扩大发放0-4岁育儿津贴、鼓励企业设置托儿机构等。

但因未能如愿保住生育率,尤其2020年竟出现人口负成长,因此今年 2月又提少子女化对策第二期计划,以“加码”催生为主,即调高育儿津贴、增加托育学费补助。因此,政府的少子化对策预算,也由105年154亿元,逐年增加至109年472亿元,今年加码至557亿元,明年将提高到745亿元,后年850亿元,如此不遗余力,却未对症下药。

智库说,因育龄女性多在职场,晚婚造成生育期间缩短,单靠托育政策不足以提升生育率,须同时在友善生育职场层面再加把劲,智库将与立委陈玉珍、吴怡玎合作提出“将育婴留职停薪由六成薪增加至七成五”与“怀孕特别扣除额”两项修法。

智库解释,育婴留职停薪津贴为何要提高至薪水七成五?就业保险平均投保薪资为3万4196元(注:劳保局2020年12月统计),平均每件育婴留职停薪津贴为2万0114元,与就业保险平均投保薪资六成2万0518元相当接近。今日基本工资已达2万4000元,实有必要提高就业保险育婴留职停薪津贴至投保薪资的七成五,才足以维持家庭最低开销。

至于“怀孕特别扣除额”,主要是晚婚已成现代趋势,统计显示六成以上新生儿产自30岁以上女性,所以对怀孕须特别慎重,除了备孕,孕期保健也不可轻忽,实有必要增列“怀孕特别扣除额”,减轻妇女生育负担。

智库也指出,“育婴留职停薪津贴”与“育儿津贴”规定只能择一,但“育婴留职停薪津贴”是补偿工作损失,“育儿津贴”是减轻父母育儿的负担,两者属性完全不同。何况“育婴留职停薪津贴”每年仅约7万人申请,以农历年前提高的“育儿津贴”标准3500元计算,一年大约多花14.7亿元,占今年少子化对策预算557亿元仅2.63%,政府应多帮年轻夫妇。

因为疫情,远距工作渐为职场接受,若能配合《性别工作平等法》的弹性工时规定,可让年轻夫妻照顾子女时更能调配时间,不用天天赶著接送孩子到托儿所、幼稚园。

(中时 )